北宋河西地区的民族政权:甘州回鹘政权

北宋河西地区的民族政权:甘州回鹘政权  

北宋河西地区的民族政权:甘州回鹘政权
  甘肃地区历来就是一个多民族聚集地,在吐蕃占领河、陇及其走向衰落的进程中,通过河西走廊,出现了又一次民族大迁徙。至北宋时期,河西地区的民族分布格局逐渐形成,吐蕃、党项、回鹘成为河西地区的主要民族。他们部族众多,分布广泛,而且建立了政权,对甘肃乃至全中国的历史发展均产生了重大影响。 >  唐开成五年(840年),雄居漠北的回鹘汗国灭亡,回鹘各部解体。四散奔逃的回鹘部族被迫西迁后,在西域与河西地区相继出现了由回鹘余绪建立的政权,其中河西地区的回鹘人以甘州(治今甘肃张掖市甘州区)为中心建立了甘州回鹘政权。河西走廊地区成为甘州回鹘的重要活动地区。 > >  一、政权兴亡 > >  (一)回鹘徙入河西及其分布 > >  早在东汉时期,为匈奴控制和掳掠的一些漠北少数民族就曾亡入河西,这些人被称为赀虏,其中就有丁零人,即以后的铁勒人,他们虽然与以后的回鹘不同,但有一定的关系,可视为最早迁入河西的回鹘先驱,以后也陆续有铁勒部落迁入。贞观初,回鹘首领菩萨曾率五千骑与突厥战于马鬃山。7至10世纪时,又陆续有一些回鹘部落移居甘、凉地区。开元十五年(727年),因凉州都督王君□诬告四部谋反,致使诸部仇怨,瀚海大都督承宗族子护输率数百人逃回漠北,但大多数人仍居于原地。唐开成五年(840年),漠北回鹘汗国崩溃时,又有大批回鹘人迁徙到河西走廊地区。此时,吐蕃乘中原发生“安史之乱”,乘机占领河西,进入河西走廊地区的回鹘自然成为吐蕃属民,吐蕃将回鹘分居于河西各地,其中一部分被吐蕃安置在甘州地区。 > >  五代、北宋时期,除以甘州为中心的甘州回鹘外,尚有散布在河西、陇右的诸多部落,见于记载的有贺兰山、秦州、凉州、合罗川、肃州与瓜、沙州等回鹘。 > >  瓜(治今甘肃瓜州县)、沙(治今甘肃敦煌市西)二州在五代初就已依附甘州回鹘,而曹义金后嗣在瓜、沙州的势力一直绵延到宋景、皇年间(1034-1053)。宋太平兴国五年(980年)时,沙州也被回鹘所控制,甘、沙州回鹘可汗夜落纥密礼遏遣使裴溢等四人,向入贡橐驼、名马、珊瑚、琥珀。辽开泰三年(1014年、宋大中祥符七年)四月,沙州回鹘曹顺遣使赴辽贡献物品。宋庆历二年(1042年)、皇二年(1050年),沙州回鹘到宋朝入贡名马、橐驼、玉等物。 > >  肃州(治今甘肃酒泉市肃州区)是回鹘人的一个重要聚集地,这里居住的回鹘人有一万左右,连同东面的甘州回鹘自称为“撒里畏兀尔”即“黄头回鹘”。19世纪中期,在甘肃南部山中曾发现一部公元9世纪左右由撒里畏兀尔人所写的突厥文佛经,因而把在这里活动过的回鹘人称为撒里畏兀尔。撒里畏兀人后来与蒙、汉族杂居。他们原信奉萨满教,后来改信佛教,但没有受伊斯兰教的影响,因此,他们的语言里没有阿拉伯语和波斯语,但夹杂着一小部分汉族政治与佛教语汇。 > >  凉州(治今甘肃武威市凉州区)境内也有回鹘人居住,宋天禧四年(1020年),凉州回鹘常赴宋入贡。 > >  秦州(治今甘肃天水市秦州区)境内也有回鹘人居住,大中祥符四年(1011年),秦州回鹘安殿民贡献玉带,首领翟符守荣等30人参加庆贺祭祀汾阴。祀礼毕后,宋朝封其首领翟符守荣为神武大将军,安殿民为保顺郎将,余皆赐冠带器币。 > >  合罗川(今甘肃金塔县北)原是“唐回鹘公主所居之地”,五代宋时,这里也分布有回鹘。宋雍熙四年(987年),居住在这里的回鹘族首领遣使向宋朝贡献物品。 > >  (二)甘州回鹘政权的建立 > >  回鹘西迁后,进入河西走廊地区的回鹘以及原来留居在当地的回鹘人,势单力薄,他们只能依附吐蕃,受其奴役。唐大中二年(848年),沙州张议潮乘吐蕃内乱发动起义,推翻了吐蕃在沙州的统治,以后又相继攻占了瓜、沙、伊(治今新疆哈密市)、肃、甘、河(治今甘肃临夏市东北)、西(治今新疆吐鲁番市东南40余里高昌故城)、兰(治今甘肃兰州市)、岷(治今甘肃岷县)、鄯(治今青海乐都县)、廓(治今青海化隆县)等州。唐宣宗置归义军于沙州,以张议潮为节度使,河西回鹘诸部遂归张氏归义军所辖,以后势力逐步壮大。 > >  唐末五代初,吐蕃在河西走廊地区势力衰微。咸通八年(867年),张议潮赴长安受命,以族子张淮深代领归义军。在此期间,甘州回鹘着手建立自己的政权。咸通十三年(872年)八月,张议潮卒,张淮深代领军府,为归义军节度使。“是后中原多故,朝命不及,回鹘陷甘州,自余诸州隶归义者多为羌、胡所据”。《资治通鉴》卷252《唐纪六十八》乾符元年十二月条载:“初,回鹘屡求册命,诏遣册立使郗宗莒诣其国。会回鹘为吐谷浑、末所破,逃遁不知所之,诏宗莒以玉册、国信授灵盐节度使唐弘夫掌之,还京师。”上述史料说明,甘州回鹘逐渐发展壮大,最终建立了政权。 > >  甘州回鹘政权的建立及其对河西走廊的统一,基本结束了丝绸之路沿线分裂割据局面,使河西走廊处于甘州回鹘政权的统一管辖之下。 > >  (三)甘州回鹘的强盛与衰亡 > >  唐昭宗大顺元年(890年),张议潮婿索勋发动政变,张淮深及夫人、六子同时被害,索勋自立为归义军节度使。索勋被杀后,张淮深子张承奉被立为归义军节度使。甘州回鹘乘归义军内部自相残杀、势衰力弱之机,遂向外扩张,实力日渐强盛,扼守着从河西走廊地区到内地的要道,又控制了河西走廊东面河、兰二州,成为金山国的强敌。后梁开平四年(910年)秋,张承奉知唐朝已亡,建立“西汉金山国”,自号“金山白衣天子”。金山国新立,锐意恢复归义军故地,国相罗通达率兵征讨鄯善璨微部落,甘州回鹘乘机进攻沙州,被张承奉率军击退。后梁乾化元年(911年),甘州回鹘军数侵敦煌,金山国不敌。金山国降,派大宰相、敦煌贵族耆寿赴甘州,上回鹘大圣天可汗状,承认“可汗是父”,“天子是子”。从此,金山国疆域由瓜、沙、伊、西四州缩小至瓜、沙两州。 > >  金山国归附后,甘州回鹘更加强盛,成为西北地区实力雄厚的政权。后唐同光二年(924年)四月,甘州回鹘可汗仁美遣使入贡后唐,唐庄宗册封仁美为“英义可汗”,于是甘州回鹘可汗成为河西各地回鹘“共主”。不久,因居住在沙州地区的回鹘人被并入甘州回鹘,所以甘州回鹘可汗有时又被称为“甘、沙州回鹘可汗”。《辽史・耶律大石传》载,耶律大石给回鹘王毕勒哥信曰:“昔我太祖皇帝北征,过卜古罕城,即遣使至甘州,诏尔祖乌母主曰:‘汝思故国耶,朕即为汝复之;汝不能返耶,朕则有之。在朕,犹在尔也。’尔祖即表谢,以为迁国于此,十有余世,军民皆安土重迁,不能复返矣。是与尔国非一日之好也。今我将西至大食,假道尔国,其勿致疑。”从此信的内容推测,甘州回鹘汗国鼎盛时期还领有“西州回鹘”(高昌回鹘),并派其子弟进行统治。《玉海》卷154《朝贡》载:“回鹘居甘、沙、西州。建隆二年十二月壬辰,景琼贡方物。”景琼是甘州回鹘“奉化可汗”仁裕之子。这条史料也蕴含着甘州回鹘可汗景琼是回鹘共主,甘州回鹘曾兼有西州的事实。 > >  党项崛起后,经常劫掠贡使与往来的商旅,甘州回鹘也深受其害。天圣六年(1028年),李德明令子元昊率兵袭甘州,甘州城陷,甘州回鹘汗国灭亡。自此后,甘州回鹘势力日益衰微。宋明道元年(1032年),李德明死,其子元昊继为党项首领,又出兵攻克凉州。元昊为了彻底消灭甘州回鹘势力,于景三年(1036年)又出兵攻陷瓜、沙、肃三州,奄有整个河西地区。 > >  占据河西地区后,甘州回鹘各部离散,一支至河湟地区,投附青唐吐蕃,于是厮“得回纥种人数万”;一支逃到北宋境内,居于秦、陇间,以后融入汉族之中;一部分退居沙州以南的疏勒河流域一带,从事游牧,后称为“黄头回纥”,即“撒里畏兀儿”;未迁走的河西回鹘人逃居山谷间,后为西夏所征服,与西夏境内的党项、吐蕃、汉等民族相融合。 > >  二、社会经济与地区交通 > >  生息繁衍在河西地区的回鹘人与其他各族人民共同开发经营这块土地,对河西地区的经济发展以及中西经济文化的交流均作出了贡献。 > >  (一)农业与畜牧业 > >  甘州回鹘所辖地域广阔,他们根据本民族的特点,以畜牧业为主要经济支柱,同时又充分利用河西地区宜于农耕的良好自然条件,兼营农业。他们采用先进的生产工具,使用马、驼耕种,用水碾取代人力杵臼,从而使河西地区的农业经济有了一定的发展。其农产品主要有白麦、青稞、黄麻、韭、胡荽等,产品和产量基本上能够满足自己的需要。 > >  回鹘人迁居河西地区后,继续从事畜牧经济。回鹘自唐末衰微以后,散处甘、凉、瓜、沙间,这充分说明居住在这一地区的回鹘人,居穹庐、饮乳酪、衣皮毛,牧养马、牛、羊、驼等牲畜,畜牧业在社会生活中仍占据重要地位。据文献记载,甘州回鹘向中原王朝出售的牲畜有马、驼、独峰驼、无峰驼、红白牦牛、大尾羊等,其中马、驼的产量很高。据不完全统计,甘州回鹘向五代各国以及北宋共进马28次,数量达2567匹;进驼6次,数量达589头。甘州回鹘以马匹和橐驼作为贡品进奉,而且数量大。宋乾德三年(965年)十二月,甘州回鹘可汗遣使进贡马千匹、驼五百,反映了其牧马业尤为发达,马产量高,而且出名马。宋太平兴国五年(980年),甘州回鹘三次遣使贡献名马,以后名马也贡奉不断。由于甘州回鹘养马业在当时已达到相当可观的水平,因而成为宋朝获取战马的基地之一,也是宋朝设立的招马之处。 > >  (二)手工业与商业贸易 > >  甘州回鹘手工业生产也有较高水平,且种类多,主要有织造、铁器加工、玉器和金银饰品加工业、制毡业等。洪皓在《松漠纪闻》中记载,其“土多瑟瑟珠玉,帛有兜罗、绵、毛、□、狨锦、注丝、熟绫、斜褐”。而那些到燕京(今北京)久居、学习手艺成材者,“能以金相瑟瑟为首饰,如钗头形,而曲一二寸,如古之笄形;又善结金线,相瑟瑟为珥及巾环,织熟锦、熟绫、注丝、线罗等物;又以五色线织成袍,名曰丝,甚华丽;又善捻金线,别作一等,背织花树,用粉缴,经岁则不佳”。其制作的“丰段”也很有名,用最好的驼毛织成,有褐色和白色两种。他们所制作的镔铁刀、剑以及金、银器物,不仅自给有余,还经常运到内地,与各族人民进行交易。 > >  由于甘州回鹘畜牧业及农业的发展,中西道路的畅通,给善于经商的回鹘民族创造了一个经商的优越条件。宋人洪皓说,当时的回鹘人“多为商贾于燕”,“尤能别珍宝,蕃族为市者,非其人为侩,则不能售价”。另外河西回鹘商人也来秦州经商,致使少量回鹘人“多缘互市家秦、陇间”。可见,有众多回鹘人专门从事商业贸易活动。 > >  (三)甘州回鹘地区的交通 > >  甘州回鹘与五代及北宋等中原王朝交往的通道均途经甘肃境内,形成了始于河西走廊甘、凉州的交通网络。 > >  1.始于甘州的通道 > >  从甘州出发的道路有两条。 > >  一为甘州―天德军(治今内蒙古乌拉特前旗东北额尔登布拉格苏木阿拉奔古城)路。凉州地区曾是吐蕃、末居地,给甘州回鹘造成威胁,而从凉州西行至灵州(治今宁夏吴忠市北)界,皆为党项地界,天德军在阴山之南的河套地区,距灵州不远,因此甘、沙州使臣只能从沙州出发至甘州,再从甘州向北沿居延路,到达天德军。早在甘州回鹘之前,张议潮收复瓜、沙、肃等州,并于唐大中五年(851年)“春正月,壬戌,天德军奏摄沙州刺史张议潮遣使来降”。所以甘州回鹘使臣赴北宋朝贡,也沿此路线赴中原地区。宋至道三年(997年)十月,甘州回鹘可汗随从达怛国贡方物。达怛国在甘州北合罗川一带,他们一起赴北宋进贡,只能走居延路,即甘州―天德军路。 > >  另一为甘州―青海路。北宋前期,党项势力强大,屡与甘州回鹘交战,并不断进攻河西地区,占有凉州,隔断东西交通,抢掠甘州回鹘贡使。此时,在青海河湟地区建立政权的吐蕃厮与宋朝友好,于是派人护送甘州回鹘贡使南越祁连山至宗哥城(即龙支城,今青海西宁东),然后沿青海路,至湟州(治今青海乐都),经河州、秦州抵达中原。甘州回鹘与吐蕃厮之间曾发生矛盾,致使道路阻隔数年,后由于宋朝的出面调解与慰谕,这条道路才得以复通。宋朝又采纳秦州边将曹玮的建议,由秦州选人护送,于是这条道路,有了安全可靠的保障。此后,甘州回鹘可汗夜落隔归化、夜落隔通顺皆遣使入宋,走的均是这条通道。 > >  2.始于凉州的通道 > >  从凉州出发的道路有两条: > >  一为凉州―灵州路。从唐末五代至宋初,灵州的地位一直都非常重要,是中原王朝与西北诸民族进行联系以及东西交通贸易的枢纽地。后晋人高居诲《使于阗记》对这条通道有详细的记载:“自灵州过黄河,行三十里,始涉沙入党项界,曰细腰沙、神点沙。至三公沙,宿月支都督帐。自此沙行四百余里,至黑堡沙,沙尤广,遂登沙岭。沙岭,党项牙也,其酋曰捻崖天子。渡白亭河至凉州,自凉州西行五百里至甘州。甘州,回鹘牙也。” > >  显然这是一条甘州回鹘贡使赴中原王朝进贡通道。但由于吐蕃、末等部族聚居凉州地区,甘州回鹘贡使途经这里,常遇劫掠,所以这条通道并不是甘州回鹘唯一可行之路。 > >  另一条道路是凉州―州(治今陕西彬县)路。在灵、庆州间,聚集着党项、吐蕃等河西杂虏,数犯边侵扰。“自河西回鹘朝贡中国,道其部落,辄邀劫之,执其使者,卖之佗族,以易牛马”。据S.2598号《肃州防戍都营田康使君等状》记载,河西使人从中原返回至州时,因州向灵州请兵护送,“灵州不与助兵”,其间有党项抄掠,于是他们遂“从州出,于河州路过到凉州”,得以返回河西各地。为了确保各国使臣安全,中原王朝常在沿途派各州兵接应护送,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各国贡使改行凉州―州路,即从长安出发,行至州,再由州西南行至河州,再由河州到达凉州、甘州等地。 > >  甘州回鹘正是通过始于甘、凉州的这四条通道,与北宋王朝保持着密切的政治、经济联系。 > >  三、甘州回鹘与周边民族政权的关系 > >  甘州回鹘建立政权后,其基本国策就是与中原王朝及周边民族建立友好关系。 > >  (一)甘州回鹘与北宋的关系 > >  甘州回鹘为了从政治上加强与中原王朝的联系,采取了各种措施。 > >  一是奉中原王朝为正朔,向中原王朝称臣称舅。宋大中祥符八年(1015年),甘州回鹘可汗夜落纥向宋朝上表,自称“忠顺保德甘州回鹘外甥可汗王、臣夜落纥”,称宋真宗为“皇帝阿舅”。二是可汗受中原王朝册封。宋大中祥符八年,册封夜落纥为“忠顺保德可汗”。大中祥符九年(1016年),封夜落隔归化为“怀宁顺化可汗”。宋天圣元年(1023年),封夜落隔通顺为“归忠保顺可汗”。三是可汗以下官吏亦受中原王朝的委授。北宋王朝相继给甘州回鹘各级有功首领授以右监门卫大将军、右千牛卫将军、左千牛卫将军、归义大将军、顺化将军、怀化将军、归德将军、归德大将军、可归德将军、可怀化将军、左神武军大将军、保顺郎将、怀化司戈、可怀化司戈、可怀化郎将、可归德司戈等爵职。大中祥符四年(1011年),甘州回鹘击败李德明后,宋朝加赐立功首领,下“诏给司戈、司阶、郎将告敕十道,使得承制补署”。四是北宋遣“孔目官”,常驻甘州。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甘州回鹘可汗要求宋朝派遣孔目官,宋朝应邀派张伦驻甘州。大中祥符三年(1010年),因张伦在甘州有功,甘州回鹘要求给张伦晋职,于是宋朝“补甘州孔目官张伦为供奉官”。 > >  通过以上诸种措施,甘州回鹘与中原王朝建立了密切的政治关系。 > >  甘州回鹘与北宋经济联系密切。甘州回鹘商业贸易的重点,是与中原王朝进行“朝贡贸易”。甘州回鹘的朝贡贸易具有以下特点。 > >  一是进贡次数频繁。北宋立国的第二年,甘州回鹘可汗景琼即“遣使朝献”。直至11世纪初,贡道被西夏阻断时止,甘州回鹘可汗几乎每年都遣使入贡,甚至一年两贡。景德四年,夜落纥遣尼法仙及僧翟等来朝贡马、献马。大中祥符五年,“夜落纥、宝物公主遣使以宝货、橐驼、马来贡”,接着又有“甘州使安进献玉一团、马三匹”。在与北宋交往的短暂年间,共有28次进贡。 > >  二是进贡人数多,规模大。少至三五人,多达数十人,甚至上百人。建隆三年(962年),阿都督等42人来贡方物。景德元年闰九月,甘州回鹘遣进奉使宝藏率领129人的庞大使团贡方物、战马。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甘州回鹘可汗“夜落纥、宝物公主及没孤公主、娑温宰相各遣使来贡”。显然,使团成员庞杂,有各方面的贡使,实为掺杂了许多商人在内的商队。 > >  三是贡物数量多,种类广。凡是中原地区所需要物品,都作为贡物运来进贡,每一次进贡实质上就是一次商品大交换。乾德二年(964年)十二月,甘州回鹘遣使与瓜、沙州同入贡宋朝,贡马千匹,驼500峰,玉500余团,琥珀500斤,硇砂40斤,珊瑚8支,毛褐千匹及玉带、玉鞍等其他物品。甘州回鹘向中原地区出售物品种类繁杂,其中以马和骆驼最多,这是河西地区的产品,其他如玉团、琥珀、白□、波斯锦、安西丝、硇砂、丹盐、金刚石、狮子、象牙、羚羊角之类,则是从西域以及更远的地区辗转运来。对于甘州回鹘的进贡、朝贡,中原王朝往往用回赐的方式给以酬答,其方法是据其贡品“给价钱”、“给其值”或“给其物”,有时回赐物品常为回鹘所缺之物,如茶、□、锦袍、药材等,其回赐价值往往高于进贡价值。 > >  甘州回鹘与中原王朝的朝贡贸易,既促进了东西方的经济交流,使回鹘地区封闭的局面有所松动与突破,又使西北地区与中原内地互为一体。 > >  (二)甘州回鹘与辽朝的关系 > >  甘州回鹘不仅与五代及北宋诸政权关系密切,而且与契丹辽朝亦有一定的联系。 > >  由于甘州回鹘长期与五代诸政权保持密切的政治关系,甚至有联合御辽的可能,从而成为辽朝潜在的威胁。辽天赞三年(924年)十月,辽太祖西征时,便发动了对甘州回鹘的突袭,“遣兵逾流沙,拔浮图城,尽取西鄙诸郡”。十一月,又获甘州回鹘都督毕离遏,并遣使告谕其主乌母主可汗。甘州回鹘都督毕离遏的被俘,给甘州回鹘以强大威慑,第二年夏四月,“回鹘乌母主可汗遣使贡谢”。这一事件,在回鹘与辽朝的关系中具有重要意义。在辽朝灭亡前夕,契丹贵族耶律大石率部西迁,途经高昌地界,为得到高昌回鹘的理解与支持,耶律大石曾致书高昌回鹘可汗毕勒哥并述及此事,毕勒哥得书后,即迎至邸,大宴三日,临行时,又赠献给相当数量的马、驼、羊,以示友好。这充分说明了甘州回鹘与辽朝的关系久远。 > >  辽统和十九年(1001年),肖图玉总领西北路军事,曾率辽西北路军攻伐甘州回鹘,降其酋长牙懒。既而牙懒复叛,再次攻伐,克肃州,将肃州民迁到土隗口故城(今甘肃酒泉市北)。统和二十六年(1008年),辽朝又遣肖图玉出兵攻击甘州回鹘,“降其王耶剌里,抚慰而还”。统和二十八年(1010年),甘州回鹘再次遭到辽朝的进攻,肃州陷落。辽太平六年(1026年)五月,辽圣宗“遣西北路招讨使肖惠将兵伐甘州回鹘”,至八月,未克甘州,辽军返回,“自是阻卜诸部皆叛”。 > >  辽朝的主旨在于遏制甘州回鹘的强大,甘州回鹘迫于压力向辽朝进贡,而甘州回鹘与北宋结盟,使辽朝将其视为敌对而欲剿灭,甘州回鹘不断受到辽朝的侵扰,辽朝五次征讨甘州回鹘。辽太平六年五月对甘州回鹘的征伐,未能灭亡回鹘,但却消耗了回鹘的实力,使其优势丧失,以致在辽太平八年(1028年、宋天圣六年)六月,党项元昊乘虚而入,攻克甘州,甘州回鹘亡国。 > >  (三)甘州回鹘与党项、吐蕃的关系 > >  1.甘州回鹘与党项争夺河西地区 > >  自公元9世纪中期,回鹘西迁入河西地区后,利用当地优越的自然条件发展壮大,成为当时控制河西地区的一股重要势力。五代至宋初,偏居于夏、绥、银、宥、静州之地的党项羌在纷乱中崛起,并不断开拓疆域。党项羌虽然实力增强,但毕竟人力、物力、财力有限,要向北发展,无力征服强大的辽朝;如果向东发展,也不能彻底击溃宋朝。所以党项羌向外扩张的一个重要目标就是向西进取,占领河西地区,就与“先有其地”的甘州回鹘矛盾尖锐。甘州回鹘为了维护自己的生存,积极抗御党项的侵逼,与党项展开对河西地区的激烈争夺。 > >  一是争夺对河西地区的控制权。甘州回鹘与党项均是牧业民族,以畜牧经济为主要经济成分,因而宜农宜牧的河西地区就必然成为党项扩张的主要目标。甘州回鹘世居此地,失去河西地区就意味着失去生存空间。但党项要占领河西走廊,势必与甘州回鹘展开激烈的斗争,从而实现自己的战略目标。显然,甘州回鹘与党项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 > >  二是争夺丝绸之路的控制权。甘州回鹘在战乱频仍的年代里,浴血奋战,使河西走廊“一方之烽燧蔑闻,万里之梯航继至”。疏通丝绸之路,也使自己获得发展壮大的机遇。党项兴起后,阻塞道路,河西回鹘赴中原朝贡,途经其地,“辄邀劫之,执其使者,卖之他族以易牛马”,或是对过境商旅征收高额商税。回鹘到中原、契丹等地贸易,往来必经夏界,“夏人率十而指一,必得其最上品者,贾人苦之”。 > >  三是解除后顾之忧。甘州回鹘居地与党项毗邻,党项处于甘州回鹘、吐蕃与宋朝之间,党项虑吐蕃、回鹘制其后,只有战胜回鹘,才能解除党项后顾之忧,长驱南进。 > >  面对党项的西向扩张,威胁日益增强,甘州回鹘为了争取主动,便遣使向宋通贡,采取联宋抗夏的策略。李德明力主夺取甘州,多次对甘州回鹘发动战争。宋大中祥符元年(1008)正月,李德明截留回鹘贡宋物品,又遣张浦率兵侵扰回鹘,回鹘可汗抵御,张浦败还。三月,又遣万子等率族兵攻回鹘,“回鹘设伏要地,示弱不与斗,俟其过,奋起击之,剿戮殆尽”。八月,甘州回鹘可汗夜落纥向宋奏报说:“赵德明来侵,率众拒战,德明屡败,乘胜追之,越黄河。” > >  大中祥符初年,西夏鉴于对回鹘用兵的屡屡失败,便调整了攻取河西的方略,在大中祥符五年(1012年)底,击败西凉府吐蕃,攻占了凉州,派重兵把守,隔绝甘州回鹘与宋朝的交通道路。甘州回鹘为了解除党项的威胁,确保甘州安全及打通丝绸之路,与党项反复争夺凉州。大中祥符八年(1015年),回鹘可汗夜落纥向宋上言:“臣在州,与九宰相诸部落不住与西凉府人苏守信斗杀,见今人户平安”。苏守信死后,其子罗莽领西凉府事,部落不服,甘州回鹘可汗夜落纥乘机出兵凉州,罗莽弃城而逃,于是凉州复为回鹘所有。此后,回鹘与党项双方保持了近十年和平相处的局面。直至宋天圣六年(1028年),李德明遣子元昊攻甘州,采取突袭战术,一举攻克。甘州攻陷后,使回鹘人失去了大本营与依靠。一部分回鹘人投奔河湟吐蕃厮。党项攻占河西地区后,甘州回鹘大部成为西夏的属民,还有一小部退保西州(治今新疆吐鲁番市东南40余里高昌故城)。 > >  总之,甘州回鹘与党项争夺的进程,也是甘州回鹘由盛而亡,党项由弱而强,建立西夏国的准备阶段。 > >  2.甘州回鹘与吐蕃的矛盾与结好 > >  公元10世纪中期,凉州各地的吐蕃部落逐渐强盛,并与北宋建立了友好关系。甘州回鹘与凉州吐蕃的关系比较复杂与微妙,既相互依存,又相互斗争。 > >  早在唐末吐蕃占据河西地区时,河西地区的回鹘人“归于吐蕃,吐蕃处之甘州”。至五代时,“吐蕃已微弱,回鹘、党项诸羌夷分其侵地”。甘州回鹘已占领河西走廊大部地区,利用当地的有利条件发展壮大。而吐蕃衰弱,无力与甘州回鹘相争,只好依附于甘州回鹘。后唐天成三年(928年),“回鹘王仁喻来朝,吐蕃亦遣使附以来。” > >  入宋以后,由于党项的崛起与扩张,对甘州回鹘与吐蕃的自身安全构成威胁,影响到他们切身的政治、经济利益,迫使甘州回鹘与吐蕃联合起来,共同抗击党项。甘州回鹘与党项的殊死搏斗,使甘州回鹘实力受到很大削弱,特别是凉州被党项占领后,阻塞了回鹘人入宋贡道。此时,河湟吐蕃各部尚未受到严重损失,力量强大,与宋朝联系也很密切,甘州回鹘只能依靠河湟吐蕃,才能入贡宋朝,与宋结好,保持联系。甘州回鹘为了摆脱夏人的掠夺,于是绕道河湟,走公元四五世纪曾繁盛一时的吐谷浑道,到达中原。景德四年(1007年),宋朝遣使入河西,通告德明“谋袭西凉与回鹘”,要求凉州吐蕃“约回鹘为援,以备德明”。宗哥族感悦朝廷恩化,“乃遣人护送其使,故频年得至京师”。吐蕃接送甘州回鹘过境,充分反映出甘州回鹘与河湟吐蕃的关系极为友好。 > >  甘州回鹘与河湟吐蕃之间也有矛盾。由于厮欲娶可汗女而无聘财,可汗不许,结仇,故而吐蕃阻塞甘州回鹘入宋道路。宋大中祥符五年(1012年),秦州遣指挥使杨知进、译者郭敏送进奉使至甘州,时逢宗哥怨隙阻归路,遂留知进等人,不敢遣回。直至大中祥符八年(1015年),这些宋朝使臣才得以返回。由此可见,甘州回鹘与吐蕃交恶,影响了东西交通的往来。 > >  凉州吐蕃六谷部与回鹘联手抗夏,遏制了西夏攻占河西地区的进程,对确保丝绸之路的畅通起到了重要作用。  
友情提示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s://www.3xm.com.cn/yuedu/15740/6509494.html

更多阅读

  • 夜莺这首曲子表达了什么 夜莺

    夜莺这首曲子表达了什么 夜莺

    夜莺  >你大概知道,在中国,皇帝是一个中国人,他周围的人也是中国人。这故事是许多年以前发生的。这位皇帝的官殿是世界上最华丽的,完全用细致的瓷砖砌成,价值非常高,不过非常脆薄,如果你想摸摸它,你必须万分当心。人们在御花园里可以

  • 西夏对河西地区的统治与经营:夏州政权西向扩展

    西夏对河西地区的统治与经营:夏州政权西向扩展

    西夏对河西地区的统治与经营:夏州政权西向扩展  >  党项族内迁后,获得较好的生存环境,与汉族及西北其他民族错居杂处,接受汉族文化和先进的生产技术,生产关系与生产力均有很大发展。夏州政权的建立,使党项族实力逐渐增强,并西向扩

  • 丰台河西地区 西夏对河西地区的统治与经营:西夏对河西地区的统治

    丰台河西地区 西夏对河西地区的统治与经营:西夏对河西地区的统治

    西夏对河西地区的统治与经营:西夏对河西地区的统治  >  一、的建立 >  经李继迁、李德明两代的不懈努力,至元昊时,已基本完成了由氏族酋长向封建地主的转化,党项迫切需要建立自己的政权,以保障他们的切身利益。宋明道二年(1033

  • 西夏是什么时期 西夏对河西地区的统治与经营:西夏时期河西经济

    西夏是什么时期 西夏对河西地区的统治与经营:西夏时期河西经济

    西夏对河西地区的统治与经营:西夏时期河西经济  >  一、地理、生态环境与自然资源 >  (一)自然地理环境 > >  自然地理环境是人类赖以生存的空间及其活动的平台。夏国属地河西地区具有优越的地理位置、生态环境与自然资源

  • 北宋河西地区的民族政权:西凉府吐蕃政权

    北宋河西地区的民族政权:西凉府吐蕃政权

    北宋河西地区的民族政权:西凉府吐蕃政权  >  西凉府吐蕃以六谷蕃部为中心,组成了西北吐蕃的第一次联盟。“六谷”是指发源于祁连山的六条河流,从南往北依次为古浪河(洪源谷)、黄羊河、杂木河(闸渠河)、金塔河(阳晖谷)、西营河、东大

  • 北宋河西地区的民族政权:曹氏归义军政权

    北宋河西地区的民族政权:曹氏归义军政权

    北宋河西地区的民族政权:曹氏归义军政权  >  归义军是唐末五代宋初,以甘肃敦煌为中心建立的地方政权。自唐宣宗大中二年(848年),张议潮率领民众在沙州起义,推翻吐蕃统治,并遣使奉瓜(治今甘肃瓜州市)、沙(治今甘肃敦煌市西)、伊(治今新疆

  • 河西为什么叫河西 西夏对河西地区的统治与经营:河陇党项部族

    河西为什么叫河西 西夏对河西地区的统治与经营:河陇党项部族

    西夏对河西地区的统治与经营:河陇党项部族  >  公元1038年,党项族元昊称帝立国,河西地区纳入的版图。西夏在河西地区采取了一系列政治、军事、经济与文化措施,进行了有效的管辖。河西的畜牧业、农业、冶金铸造、建筑及其他手工